田野間的感動——人物篇

日子過得太快,有些回憶我未想忘記。想帶大家回到一個月前,一月份,我在塱原度過的兩個星期。讓我由我遇到的人物開始。

 

I love meeting new people; I think everyone has a story to tell. We should all listen sometimes.
Kim Smith

 

這些我生命中遇到的人。

 

溫柔的領袖:Pui Yan

Long Valley-06400.jpg

領袖,講求大公無私、把人民一視同仁,以至深得民心。每個工作營,也會有一個被世代挑選的camp leader。這是沛昕,是一個從馬來西亞來讀書的嶺大學生。

每天八點前起床,她便為camper清理前一晚搞得亂七八糟的餐桌、煲水、擺好早餐。根據前一晚聯絡農夫的安排,帶我們去工作地點。一位camper行動不便,她每次都會待後撐扶這位camper來往田間與屋子。一位穆斯林camper要禱告,她接送camper中午從田間回屋子午禱。晚上她聯絡農夫,跟進明日的工作。沛昕第三天起離奇地失聲。但她仍用力用氣聲講話、說笑。

我和她也參加過不只一次的工作營,有所謂的「相關經驗」。但從她身上看見的領袖風範、先人後己,自問自己並未擁有。

 

美麗的俄羅斯女人:Sofie

Long Valley-06359

俄羅斯人不是最親切、最喜歡笑的民族。來自俄羅斯的Sofie說,一個俄羅斯女人不常笑。俄羅斯女人笑,代表跟她是真的從心底裡的十分十分快樂。然而,Sofie是這個camp裡最常放生大笑、最常被逗樂的人。

“I draw a PANDA!” 一日Sofie 用水墨畫了一隻熊貓--黑色身體,眼睛留白兩圈。很可愛的。

噢。

她…畫了一隻熊本熊…

Incase大家忘了:這是熊貓。這是熊本熊。正好黑白相反。

 

堅強的愛情信徒:Doraly、善良的黑超社工:Crystal

DSC06086

右邊用拐杖撐扶走路的是Doraly。在墨西哥出發來香港前的幾天,她打游道弄傷了腿。從屋子走到田間,十五分鐘的路程。雖然她走路總是待後,但她都堅持了。雖然在田間只可以做最輕鬆的工作,但她都會落力做完那項工作。

“Love is beautiful…Love is like a poison!”這句話出自不是小說或電影,而是從Doraly口中。「愛是令人麻木的毒藥」,Doraly大概是遇到自己的白馬皇子了。:)

左邊撐扶著Doraly的事Crystal。她是青年工作者。她和我喜歡的運動型衣著最接近:穿著行山鞋、螢光綠風褸、太陽黑超。她很陽光,愛笑,有愛心。除了沛昕,便是她陪著Doraly走回家的路。

Cheese Boy: Erique

DSC05803

Erique拖著一米乘一米乘一米的巨型的行李箱出現。”From Mexico to US to Hong Kong. That’s a long journey!”(然後我記起自己去一萬公里以外的冰島,只能按飛機上限帶12kg的行李⋯)第一個晚上,人人拿出睡袋,他拿出枕頭、充氣床墊和腳踏充氣機,充滿成一尺厚的床墊,製造了最寬敞的空間。彷彿把自己整個家搬來了塱原。

他愛喝酒。工作營規定營地不准有酒精。於是他特意出市區的超市買酒,回程途中已經不驚覺的飲兩杯。一個禮拜後他按耐不住,買了兩盒啤酒回營地。在工作完了的晚上走出屋子外面喝酒。凌晨才回來。

Erique常問我:「Are you happy?I would like to be happy everyday!」他是享樂主義的象徵。

DSC06101

早晚黏在一起的三人組合。

最佳拍檔:Uzi

我想,在工作營裡跟我最要好的,是來自印尼的Uzi了。

DSC05905

小時候,是印尼姐姐我照顧我家倆姊妹。星期天的香港地也會見到許多印尼姐姐開心聚會。我有想過:是不是因為這樣,我會覺得一個印尼睿的人特別親切?之後回想,Uzi是一個從來不埋怨的人。她彷彿懂得怎樣與人相處,怎樣圓滑的處理事情,任勞任怨,隨遇而安,很容易與她相處做朋友。

一晚我們閒談著,我問她何時生日。她遲遲不回答,糾結了很久。我便更好奇為何這是一個那麼難答的問題。問了十分鐘我們仍是豆纏著生日這個問題。最後她告訴我,原來在印尼,壽星要送禮給朋友。發現她的生日正在我們的工作營期間,我們便在她生日當晚神秘的買下蛋糕。在塱原田野間為她舉行她人生中,第一次別人為她慶祝的生日會。

印尼是農業的國家。Uzi的家有一大塊田。但對耕作她卻一竅不通。「我只曾經在花園為我死掉了的貓咪挖墳墓⋯⋯」

Uzi,若有一天我到印尼參加大象保育工作營,我一定會找你!😄不懂煮食的,你快點學點廚藝,幾年後讓我試妳的手勢吧!

自我超越勇者:Janice

DSC06132.JPG

Janice。第一天的晚上她已經不遮掩的說,自己是一個premature baby,早產嬰兒。所以身體上會有缺陷,走路會有困難。

有一天工作完畢了,我們回家不見Janice。猜想她是在回家的路上迷路了。為時已經八點多,她會在哪裡呢?別忘記,深圳大陸距離這裡只有三十分鐘路程。當下我們四出尋找。入黑的郊區,沒有街燈的照明。她會在哪兒?我們把警察都叫來了。

十點半,最後,我們在一個村民的口中,找到迷失了的她。

第二天問她怕嗎?她說不怕。

她走路比人慢,在田裡做不到粗重工作。但最欣賞她的,是她知道自己的興趣,憑著勇氣敢於走出自己comfort zone。那些腳的缺陷、什麼缺陷,都不是阻擋她的什麼。

 

說教的農夫

Long Valley-06653.jpg
這是帶領我們田裡工作的簡先生。幾年前,簡先生四十歲開始在田裡生活、農耕,成為長春社的一分子,長駐塱原。

簡先生天天帶領我們工作,甚至跟我們上田間的課,日日出金句。一天在包裝米的時候,他對我們說要趁年輕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。一天我們走過農田的時候,他對我們說:「沒有什麼益蟲壞蟲。現在我們說對人類好是益蟲,對人類不好是害蟲。其實自然界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區分!」

膚色的黝黑,是超出一般行山人士的黝黑。他人生的歷練、想法,也是認識他第一天不會想像他擁有的。

 

PeterPan:煎Pan

他是長春社的負責塱原的負責人,有時會隔天探我們。他可能是二十多三十歲?這麼一個年輕人,在田野間工作,生活應該跟外面連週末都待在城市的年輕人很不同吧。

外國camper都叫他Petter Pan。可能是因為他每次都穿著長春社綠色的衣服,可能是因為他的短髮,可能是他總會是在沒有預料到的時候出現。所以我連一張他的照片好像也沒有。

 

在這兩個禮拜後,這裡每一個人,不知道會何日何方我們再見面。可能我這一輩子,只會見到某些人一次。可能我會在出國時特意探訪某些人。但我們是是個人聚在一起工作玩樂的機會,就是這麼一次。別把這兩個禮拜忘記!

“Wherever we travel to, the wonderful people we meet become our family.”
— Lailah Gifty Akita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