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你經過長洲Light On Cafe》札記一篇


假日的長洲人頭湧湧人山人海。在海傍繁忙的街道,有一間狹窄的舖頭。它平時燈光昏暗,加上門口狹小,一般人很容易就會pass by走過。如果你走進去,會有類似bar台的走廊。再走入些,你會見到牆上掛著異國花紋的服飾、五顏六色的項鍊,還有桌上的樣貌杯墊、冷帽、布袋錢包。再走入多一些,便會見到幾張茶桌。然後,坐下,叫一杯尼泊爾Drip brew,感受一下尼泊爾高山咖啡的味道。

這是日常的Light On Cafe。

這間cafe由遊歷尼泊爾的Pink Lee李慧琪經營。你見到她,身穿民族服飾:過膝的花布長衫,一圈圈金色手觸,長長的珠珠項鍊,一把幾乎過腰及膝的黑色頭髮,雙脥帶紅的皮膚,黑色眼線,你懷疑,她是不是尼泊爾人。然後她用廣東話問你:Hello,想飲咩?

你拿了桌上的一本正由李慧琪作的書:《擁抱印度》。略略的看圖片,翻過「序」,發現面前的「尼泊爾」女人是個香港人。十年前還是一張小白臉,aka「正常香港人樣」。你奇怪,一個人在尼泊爾受到什麼影響,外貌會變到如另一個種族的人?

咖啡用一個金色,葫蘆形狀的鐵器皿裝著。第一淡很熱,但不算濃。過了一段時間,開始有點苦澀。

Pink在與另兩位朋友傾計。你偷聽著。其中一位樣子很小女孩子不斷的向Pink和另一位人發問。Pink講下尼泊爾災後的情況。另一問朋友講下在雲南開小菜餐廳的環境。都是一些很引人入勝的故事,雖然你沒有到過尼泊爾或常常去大陸。你很努力嘗試relate。

你聽膩了,你想走。但又覺得這個Cafe好像挺特別,於是想買一樣東西留念。

「4蚊一隻手額,啱budget窩。」

於是挑選了一隻最喜愛的綠色手額,腦袋想起自己幾年前最憎的顏色就是綠色,笑了一下。付了4蚊雞你就走了。



行去碼頭搭船時,你懊惱著剛才忘了為咖啡拍個照,post去instagram。

 

IMG_7347

P.S. 我不是你😝

 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